来自 摄影世界 2019-09-19 18:57 的文章
当前位置: bob体育平台 > 摄影世界 > 正文

带相机的马可

“要是马可·波罗能用照片来证实他伟大的东方历险,那么后来的人们就不会长久地讨论他的记录是否可靠的问题了。”苏格兰摄影家约翰·汤姆逊(John Thomson)这样开始他的书《镜头中的中国》的序言。该书出版于1898年。很多西方人,从他的书中,第一次看到如此真切的中国人形象。而百余年之后,他留下的影像记忆,同样也成为我们重新认识传统、认识自我的途径。

  正在北京世纪坛世界艺术馆展出的“晚清碎影——约翰·汤姆逊眼中的中国”,展出了汤姆逊100多年前在中国拍摄的148幅摄影作品。“我们希望通过展览,多角度回望历史,即过去的外国人如何看待当时的中国,现代的中国人如何看待自己的过去,以及现代的中国人透过外国人的眼光如何看待自己的过去。”中华世纪坛世界艺术馆馆长王立梅这样解释举办展览的初衷。  影像志作者的艰辛旅程  “从1868年开始,汤姆逊四次从香港出发,带着沉重的设备北上内地,开始拍摄中国。”展览策展人、嘉信文化总裁姚詠蓓介绍道。汤姆逊一生在东亚和东南亚度过了漫长的时间,拍过泰国、柬埔寨等等诸多地方,不过他最为人所称道的,还是他镜头中的中国。5年前,姚詠蓓第一次在英国维尔康姆图书馆看到这些照片的原作,经过努力终于促成这次展览。  这个1837年出生于苏格兰的摄影家,比摄影术早诞生2年。就算在当时的西方,摄影也是非常先锋、科技含量很高的活计。汤姆逊深受当时活跃在苏格兰的两位摄影师大卫·奥克塔维乌斯·希尔(David Octavius Hill)和罗伯特·亚当逊(Robert Adamson)的影响,热爱拍摄山川景物、日常生活,因此在摄影史上,他被归入了影像志作者的行列,而且他的拍摄也有强烈的人类学特征。  他那个时代的摄影技术,还是达盖尔式银版摄影,没有胶卷可言。“和现在非常不一样,每一张照片都保存在涂上药水的玻璃板上。拍摄时间也比较长,同时要现场把影像洗印在玻璃板负片上。”姚詠蓓觉得,汤姆逊的工作十分艰辛。一整套摄影器材,就是一套巨大的装置,玻璃制的负片和实际影像的大小相同,每一块负片都十分沉重。她很难想象,汤姆逊在中国的旅行是如何完成的。但汤姆逊在自己的书里却写道:“照相机是我旅途中最好的伴侣,能够描摹我对旅行最客观也最精确的感觉。”  捕捉19世纪中国鲜为人知的活力  “汤姆逊对中国最深入的旅行,是从1870年开始的。之前1868年,他主要在香港和广东之间往来,留下了很多当时香港和广东的影像。”姚詠蓓说道。她看过很多19世纪的旧中国影像,在她看来,汤姆逊的独特之处,在于“他有纯粹的对中国的热爱,对东方文化的好奇,和对不同人种文化的偏好,用人类学、社会学的眼光,以摄影艺术家的敏锐为我们记录了大量珍贵的中国影像,并有力地捕捉到了当时中国那种鲜为人知的美和活力。”而其他人的影像,更多是猎奇,“突出旧中国落后和丑陋的一面,看不到中国人的本来面目。”  汤姆逊镜头中的中国人都十分安详,自然,“究竟他是怎样做到的?我觉得他一定是个沟通大师,很善良,态度友好,能够说服被拍摄者自愿地、自然地被他拍摄。”汤姆逊拍摄的人物身份殊异颇大,从端坐王府假山下的皇亲贵胄恭亲王奕忻,到院落中正在梳妆的不知名的满族妇女。  而汤姆逊去过的地方也颇多,“1870年到1871年的两年间,他从广东进入福建,北上游历华东和华北,到达北京,此后又南下长江流域,行程长达5000多英里。”他不仅拍摄人物,当时的山水风物、市井百态,也在他的镜头下一一呈现,“他拍摄的对象和视角非常广泛,不仅有皇亲贵族和宫殿楼阁,而且有很多市井生活写照。”万里长城、长江、庙宇、煤矿、废弃的教堂,都是汤姆逊拍摄的对象。

 后来汤姆逊回到英国,由于他对中国的描摹记录,人们开始叫他作“中国汤姆逊”。在去世之前,汤姆逊已经积累了在世界各地拍摄的650幅玻璃板负片,已是登上英国王室名录的著名摄影师。从1920年开始,他试图将这些负片卖给收藏家维尔康姆,后者同时也是药剂师,销售摄影术所需要的药水。但这个交易进行得并不顺利,在汤姆逊1921年去世之后,维尔康姆从汤姆逊的继承人手中买过了这批庞大的负片。

  此后,这些照片尽管不停地出现在各种印刷品上,但直到今天,才第一次回到中国,它们诞生的地方。

本文由bob体育平台发布于摄影世界,转载请注明出处:带相机的马可

关键词:

热门文章